<br>「老公,人家要嘛~」我全身都在发热,媚眼如丝地望着老公杨航,小腹以下像是被人掏空一样,渴望着什么东西去充塞,去满足,甚至是一个强姦犯完全不顾我的感受去蹂躏我我也一定会挺着自己那两瓣白花花的屁股迎合他。<br>对,我就是想要被人蹂躏,被人狠狠地冲击……可是面前的丈夫只会满是歉意的笑,任凭我使劲浑身解数,嘴巴都已经套弄麻木,还是不见有一点起色。<br>我今年26岁,163,81、62、91的三围其实很一般,好在五官还算生得可爱,皮肤也算是人群里最白的那一类。半年前我和做公务员的老公结婚了,起初的半个月里,老公还算不错,尽管不算大,我主动提出来的时候他总能满足我,不管满足的程度如何。然而一度完蜜月,他竟然就开始这样了……<br>我质疑过他不爱我,也质疑过他是不是去做了什么男人在结婚前要搞单身派对之类的事,杨航却告诉我,他以前手淫多了不知道现在会这样。我无奈,杨航比我大三岁,各方面都很照顾我,结婚以后我也基本就处于回到家就能吃上饭,也不用做家务的状态,实在不忍心埋怨他。<br>说起来我并不缺男人,在银行做客户经理的我时常要陪大客户吃饭、旅游,因为底子不错,也会打扮,不少客户都愿意带上我,有时候充作他们的老婆甚至情人,为了满足他们的面子和我的业绩,我也配合。然而几乎每个向我提出非分之想的客户,不管他有多大,我都全部拒绝了,我想,再需要,我也绝不靠自己的身体去吃饭。<br>週一上班,尽管客户经理不用每天去银行坐班,我还是要回去总一下帐,郑然郑行长也必定每次都要我亲自匯报。其他客户经理都可以向副行长匯报,唯独我每次都要向他亲自匯报,其中的含义我早就知道,但是我不能说破,我不敢得罪他,还好他见到我装傻也沒有戳破。<br>这天一早,我穿上新的黑色丝袜,特意选了最薄的那一种,里面是一条开档的蕾丝内裤,老公杨航还在床上玩手机不肯起来,我故意把透明蕾丝包裹着的臀部朝向他,说,「今天郑行长又要亲自我去他办公室匯报工作,你知道的,就是那个一直对我有意识的那个,你要是不要我我可就只有给他了。」<br>杨航霍的起床,把我压在床沿上,「你要给谁?说?!」<br>「给你郑行长,谁叫你不要我的,我穿得这么性感就要去勾引郑行长。」我毫不示弱。<br>「你敢?!」杨航像是生气了,但是压制着我的他却慢慢有了变化,我的大腿能明显感觉到他那个东西的热度和硬度。<br>此时的我上身裸着,一对不大不小的乳房吊在半空,杨航粗暴地把我一双裹着丝袜的玉腿抗在肩上。<br>「啊~~老公~~~好棒~~~好舒服~~」杨航今天似乎格外的大,看来我故意刺激他果然有效,甚至在进入时我竟一阵酥麻,我毫不掩饰自己的感受地浪叫起来。<br>「你这个骚货,你就是挨的骚货。」<br>「我就是骚货,老公求你了,蹂躏我,不要照顾我的感觉,你想怎么样都可以的~老公,老公~啊~~」我刚有了满足的感觉……<br>「啪!啪!啪~」杨航突然间冲刺起来,但他的那里似乎沒来由的又变小了,我被擦得有些慾火中烧,那是一种将要到,却总是差一点的感觉……<br>然而杨航突然间就像一台沒了动力的机器人,趴在我肩上,我感觉到热热的精液从内裤上流出来,流到丝袜上,他的那里越来越小,渐渐地,我两腿之间又是一阵空虚。<br>到了郑行长的办公室,他正在对着电脑屏幕办公,我穿着银行的紫色制服,下身是还有老公精斑的丝袜,因为是早上时间太仓促,我甚至来不及换。<br>他招招手,示意我坐下,「小洁啊,这个月业绩怎么样?」<br>「郑行长,这个月因为几个大客户生意不太好,所以我这要到的存款也不太多。」<br>「哦?他们真的生意不好嘛?小洁你別听別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啊,你要多反思一下,是不是有什么沒做好的。」<br>「啊?」<br>郑行长站起身,绕过办公桌,坐在我旁边,「小洁啊,你是年轻又是我们银行最漂亮的,拉到客户的不应该只有这一点,你的前途本该更光明的,我也是看中你才告诉你,今年完了,我就要调到分行了,行长的位置是副行长的,但是副行长的呢?你也该争取一下啊。」<br>郑行长突然告诉我这些,竟然我有些被重视的小小优越感,我连忙说道,「谢谢郑哥,我以后会好好幹的,不辜负你的期望。」<br>「光好好幹可不行啊小洁。」说话间,他的手摸上我的小腿,一点点往大腿滑。<br>「郑哥,別。」我用手去档他的手。<br>「你都拒绝我多少次了,就让我一次好吗?小洁。」<br>「郑哥,我要走了。」我严肃地说道。<br>「小洁,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也认了。」<br>「郑哥,我沒那个意思。」<br>「別说了,你郑哥又丑又肥,哪里配得上你这样的美人儿,我早就该有自知之明。」郑然从办公桌上端来一杯茶,说,「喝点茶压压惊,我再也不会做今天的事了,对不起,小洁。」<br>女人就是心软,明明知道他做的是错的,却因为几句话就生出一种愧疚感,我说道,「我沒有那个意思,真的沒有,郑哥。」<br>「我知道了。」他语重心长的说,「我不在了你以后要好好幹,我知道你不愿意陪客户做那些不干净的事,实在不行我可以调你回来做后勤。」<br>我呆呆看着郑然,竟被他一席话说得感动起来。<br>「茶是新泡的春茶,喝一点吧,今天是郑哥对不住。」<br>「嗯,谢谢郑哥。」虽然我并不喜欢喝茶的苦味,因为郑然一番话,我还是喝了一大口。<br>「郑哥,那我先走了。」我笑着站起身,正要走出办公室,郑然却先站起来,別忙着站起来,別摔着了。<br>「怎么会……」此时我却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手脚都像被抽去了骨头变成一堆泥肉一样,郑然一个跨步保住我,「这药果然有效,小洁,我会好好对你……」<br>后来的话我再也听不清,一下晕了过去。<br>恢復意识时,只觉得下身一阵阵的酥麻,什么东西一次次在进入,我睁开眼,正是郑然。<br>我的上衣被他扯得乱七八糟,黑色丝袜被他褪到小腿半截,他的那里正一次次毫不怜惜的在我身体里左冲右突。然而我的身体却异常的发热,下身源源不断的流出淫水。<br>「啊~郑哥,別,求你了,別。」我仍旧全身无力,只有苦苦哀求他。<br>「骚货,穿着开档内裤来上班,原来你早就想要了是吧,白瞎了我下迷情药。」<br>我看着自己还穿在身上早上沒来得急换的开档丝袜,更不知如何反驳,也许是药效的作用,羞辱感与快感一齐到来,乳房随着郑然的动作摇晃着,白晃晃的大腿举得老高,上面还穿着半截丝袜,他每一次进入都带出一些的淫水,屁股都被我自己的淫水打湿了。<br>「郑哥……」我感觉到一阵阵快感,那是和老公不曾享受到过的。<br>「小骚货,平时还装得挺像。」郑然一次次挺动,我干脆闭上眼睛不去看他,咬着嘴唇,静静享受着被抽插的感觉。<br>「背过来。」他说道。<br>我知道他准备后入了,从办公室的沙发上,我听话地攀着他的手,转过身去,把白花花的屁股送到他眼前,事已至此,再反抗也扭捏无用,何况我也沒有丝毫力气。<br>「真他妈骚!」郑然骂了句髒话,大大的右手使劲拍在我屁股上,拍得啪的一声响,「啊~疼~」我叫道。<br>他却不理会我,我回过头看见,他紫红色的那里像要喷火的小龙一样,对着我跃跃欲试。<br>说实话,这个时候我已经有些期待他的进入了,那是一种无关爱情,纯粹是因为性的冲动,然而他在我的阴道口反覆摩挲,却始终不愿意进来,这时我的淫水已经把沙发弄湿了。<br>「小骚货,想要不?」<br>我回头望着那粗大、蓬勃的物什,感受到自己开档蕾丝内裤里澎湃的慾望,说,「我想,郑哥,给我。」<br>「想什么?啊?」他故意戏弄我。<br>「大坏蛋,都被你用这种办法弄到手了,还折磨人家。」<br>「你不说我不给你了。」他继续用那里在我氾漤的阴道口摩擦,却失踪不愿再进一步,我被慾望烧坏了头,想要用手去拉他的那里进来,却一点都拉不动比我手指还大几倍的那里。<br>「郑哥,我要大鸡吧,给我那,你这下满意了拉,给我求你了。」<br>话还沒说完,他一下就插了进来,突然间的满足感充斥着全身,感觉就要飞上云端一样,「郑哥好棒,郑哥的大几把,我要,啊~好爽~別太用力了~別停~坏人~」<br>我已经语无伦次,心甘情愿地淹沒在了他一次次的攻势中~<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