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叫洋子,37岁的人妻。说得好听点是人妻吧。从结婚开始,我就一直受到经营房地产生意的丈夫的调教,算来有10年以上了吧,现在我已经沦落成了一头卑贱淫荡的牝豚。<br><br><br>  虽说是夫妻,但和丈夫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正式做爱了。因为丈夫有一个叫早纪的24岁年轻情妇,所以当然没必要和象我这样的牝豚性交。早纪和丈夫在家里从早到晚形影不离,而妻子却要过着牝豚一般悲惨的生活,每天我都生活在极度屈辱和妒忌混杂之中。后来想来,我此时已踏上了真正地狱的第一步。<br><br><br>  丈夫和早纪把我当成真正的家畜对待。我在二人面前无论何时必须一丝不挂,并象奴隶一样被任意驱使。我这个妻子必须屈辱地服侍小我10岁的丈夫的情人。<br><br><br>  最辛苦的事是被他们二人作为性交后的清洁奴隶使用。当二人正性交的时候,我必须在邻室隔着一扇隔门,四肢着地趴着等候。不用说,肯定是赤身裸体。隔壁早纪令人烦恼的喘息声以及舔吸丈夫阴茎的淫荡地「咻咻」声,不管愿意不愿意都传到了我的耳朵里。就在这最屈辱的时候,想象着隔壁房间丈夫和情人激烈的做爱姿势,我的两腿间,淫液就会止不住地涌出来,「吧嗒、吧嗒……」滴落在榻榻米上。尽管不由自主地想要把用手指插入阴户,但没有得到主人的许可就手淫,将会受到非常严厉的惩罚。因此,尽管一边内心被淫欲折磨得发狂,阴户和阴蒂不住地痉挛着,但一边还必须悲惨地跪爬在地上,继续等待丈夫和早纪猛烈的性交结束。<br><br><br>  不久从隔壁的房间发出「啪啪」的拍手声,这是丈夫叫我过去的信号。我打开隔门,胆怯地爬到二人面前。早纪正在爱惜的用舌头将丈夫阴茎舔弄干净。早纪轻蔑的看着我,并冲我无力地打开了大腿。我把脸埋进早纪打开的股间,用舌头开始清理早已被爱液和精液湿透了的发着光的生殖器。我必须把舌头插入早纪的生殖器,把里面积存的精液吸出来并吞下。我经常因为丈夫和情人性交结束后,还要用舌头将情人的性器弄干净,而屈辱得直哭。<br><br><br>  「呵呵呵,这母猪的阴户湿透了!」早纪恶作剧的说道。<br><br><br>  「下面的节目,我们应该严厉的惩罚这淫荡的母猪了!」丈夫特别喜欢欣赏早纪对我的惩罚。<br><br><br>  「嘿嘿嘿???,今天要好好的烫一下这讨厌牝豚的阴户,请你的阴户不要动。」我在早纪的面前仰躺下,双手分别抱住自己的两只脚腕,将腿抱成一个M 字形,羞耻的将阴户露出。早纪手上拿着一根点着火的大蜡烛,脸上浮起残忍的微笑。接着,一滴蜡油被甩到我抱着的大腿上。<br><br><br>  「啊——」<br><br><br>  超乎想象的热度使我发出苦闷的悲鸣。对于牝豚的惩罚是从来不会用低温蜡烛的。<br><br><br>  「你快过来好好抓住她,别让她跑了!」<br><br><br>  早纪拜托丈夫从背后抓住我的两个膝盖,分开我的两脚并固定住,M 字形被分得更开,感觉快要被撕裂。<br><br><br>  这不知何时会死去的焦热地狱,使我在丈夫的胳膊中狂乱的哭喊着,我更加认识到了早纪的残忍。最后,炙热的蜡油无数次的连续滴在我的阴蒂上,我在凄厉的惨叫声中昏死过去。<br><br><br>  我就是这样在早纪和丈夫的虐待中,日子一天天渡过。终于,早纪怀孕了,而我的命运却因为早纪的怀孕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使我真正的走上了地狱的道路。<br><br><br>  知道早纪怀孕的事后,丈夫的高兴不得了。<br><br><br>  「但我讨厌把小孩和牝豚一起抚养。」<br><br><br>  由于早纪的这句话,我被丈夫卖到了专供牝豚卖淫的下等妓院。<br><br><br>  我被叫做牝豚皮条客的男人带到了妓院。在妓院所在的这条街上,林立着肮脏的酒馆和小型的脱衣舞场,24小时都有喝醉了酒的流浪汉聚集在这城市的垃圾堆里。为了让大家知道这是最下等的妓院,在住所的入口处吊着一块小招牌在随风摆动。上面用红色油漆潦草的写着吸引客人的广告。<br><br><br>  「牝豚专门一次500 阴道肛门均可!」<br><br><br>  我一看到这个醒目的招牌,浑身因为耻辱和恐惧开始瑟瑟发抖。最后堕落的时候终于到了,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br><br><br>  走进宿舍之后,我简直不能相信眼前所见到的恐怖景象。这里是一间大房间,房间被用木格子隔成了象监笼一样的几个木笼子,里面有10来个全裸的女人,几个男人正在透过格子往里观看,一边用鄙俗的语言挑逗这些女人,一边物色着自己喜欢的牝豚。更让我心惊的是这些女子太过悲惨的姿态。这些女人的左右阴唇被镶嵌上了圆环,从缠在腰上的锁链上分出两根细链与左右阴唇上的圆环相连,然后将细链拉紧,这样剃光了毛的阴部就永远地被拉开,使生殖器随时处于露出的状态。更恐怖的事是,女人生殖器的正上方被用黑墨纹上了牝豚们的名字。<br><br><br>  「牝豚小夜子」、「牝豚久美子」、「牝豚香织里」……我在知道了这里的情况后感到无比的绝望和恐惧,身体振颤不已,进入这里的女人已经不被当作人来看待了。很快,我的阴唇在当天也被穿上了圆环。作为再也不能恢复到普通女子的证明,在我由于疼痛而大声哭喊的同时也被纹上了文身——「牝豚洋子」。我无毛的耻丘上被黑墨永远的刻上了牝豚的证明。接下来,我阴唇的圆环上也装上了永远也不允许取下来的锁链,我的生殖器也被永远的暴露在了外面。我将从此开始最下等的牝豚卖淫妇的生活了。<br><br><br>  牝豚卖淫妇的工作,是人世间真正的地狱。将自己的身体以五百元的价格屈辱的卖给象流浪汉一样肮脏的男人们,即使是沦落为牝豚的身体也难以忍受。但是在严厉的规定下,我们已经无暇考虑别的事情。公布的规定是一天内最低必须接待30个客人,那样我们这些牝豚以30分钟接待一个客人来计算,每天需要毫不休息的连续接客15个小时,才能达到一天30个人,每人500 元的要求。如果到晚上10点还没有完成任务的牝豚,将被象在屋里的样子一样,原封不动赤身裸体地赶出屋外继续拉客。牝豚们将一边忍受着人行道上来来往往的男人和女人们好奇和鄙视的目光,一边裸露着自己的生殖器以淫贱的姿势拉拢客人,如此悲惨的屈辱简直是令人发狂。<br><br><br>  因为有严格的规定,母猪之间争抢顾客非常激烈。男人们透过木格子可以看见,有的牝豚奴隶将大腿大大的打开,向男人们展览着自己的阴户。有的牝豚奴隶四肢着地,一边摇摆着屁股,一边发出甘美的娇喘声,这是为吸引顾客的注意力而拼命的谄媚。我害怕输给她们,也趴在地上露出屁股,艳光四射的摇摆着引诱年轻的男人。<br><br><br>  「嗨!大哥,想看我的屁眼吗?阴道或者屁眼随您喜欢,一起睡觉吧!」当客人接受邀请后,就立刻将客人带进只有3 榻榻米的小房间,赶忙脱下客人的裤子紧紧抓住阴茎,放入嘴里用舌头急剧的舔吸,并用手快速的套弄,这是为了让客人的阴茎能快点竖起来以便尽快插入,好完成当天的定量。<br><br><br>  「啊………啊…。快一点啊!」<br><br><br>  心中一边狂叫着,一边弯下腰将阴茎紧紧的吸住。当终于挤出了男人的精液后,赶紧捡起扔在榻榻米上的500 元硬币,走到房间角落,跨在早就准备好的一桶水上,迅速地清洗一下被弄脏了的性器。草草地洗完后没有休息就立刻跑回木笼子里,继续摇动屁股引诱下一个客人。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同样的程序。<br><br><br>  每当临近晚上10点,就能听见不能完成任务的牝豚们凄惨的抽泣声。<br><br><br>  这就是我被卖到的最下等的妓院后的状况。被变成了牝豚,每天为完成任务而没有休息的时间,生殖器和肛门两个孔洞被男人们随意进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延续着这样地狱般的体力劳动。<br><br><br>  终于有一天,一匹牝豚再也不能忍受今后这样的辛苦,上吊自杀了。好像是一个名字叫做美由纪的年轻牝豚,听说以前还是一个家庭出身很好的大小姐。不知什么原因堕落到这样的地狱,最后落得这样悲惨的结局。牝豚美由纪的遗体被赤裸裸的捆上手脚,用一根木棍象抬兽类一样,被宿舍里的男人们抬了出去。她在死后阴唇依然被铁链贯穿着,生殖器裸露在外边,并且象牲畜一样捆起抬走的凄惨姿势,使我再一次的认识到了自己连家畜都不如的命运。因此,想到自己不知何年何月才能从这样悲惨的姿势下解脱出来,眼泪止不住又流了出来。<br><br><br>  【完】